A站UP主長安一條柴,一人一犬探店美食

時間:2020-05-22 20:23:09閱讀:編輯:
A站有一位特殊的美食UP主“長安一條柴”,準確來說,這是一個由一人一犬組成的神奇組合。一改傳統的美食探店路徑,長安一條柴的鏡頭下鮮少出現高端精致的店鋪,多的是散布在古城西安的特
A站UP主長安一條柴,一人一犬探店美食
A站UP主長安一條柴,一人一犬探店美食
1/11

A站有一位特殊的美食UP主“長安一條柴”,準確來說,這是一個由一人一犬組成的神奇組合。

一改傳統的美食探店路徑,長安一條柴的鏡頭下鮮少出現高端精致的店鋪,多的是散布在古城西安的特色小店。出鏡人“吃肉”是個地道的吃主兒,探店路上必不可少的伙伴是一條叫“安安”的柴犬。

兩年前,“吃肉”在商業上進行探索,不慎跌入創業失敗的陰霾。在經歷一段灰暗的時光后,他推開了二次元文娛社區A站的門,卻意外收獲了一批忠實粉絲,開了一家生意不錯的柴犬咖啡館。兩年間,“吃肉”的個性因為一條柴犬的到來而改變,并在走街串巷中悄悄打開了自我。

愛犬“安安”、街頭美食與A站融合在一起,不經意間讓“吃肉”的生活再次生出鮮艷的花兒——近39萬ACer的關注,是對這位有品位、有內涵的西安大哥深深的認可;“跟狗狗出去吃飯的人”也成了社區里的一道風景。

一人一犬,成了相互陪伴的“摯友”

吃肉坦言,在安安到來之前,他是“一人吃飽,全家不餓”的類型,很少顧忌旁人的眼光,簡單的說就是“很宅很自我”。但安安來了之后,吃肉恍然間明白了:“哦,原來人也可以為他人而活!”

提起安安,這個看似冷漠的男人臉上總是掛著老父親般的柔和。吃肉不擅社交,國外留學多年,加上家庭方面的原因,整個人相對比較內向。偶然的機會,他買了股票小賺了一筆錢,好巧不巧,這筆錢剛好是一只狗狗的錢,柴犬安安就這么走進了吃肉的生活。

有一次,吃肉帶安安去洗澡,順帶在旁邊的飯店檔口買了些食物,老板說“狗子這么乖,完全可以進店吃飯”,于是吃肉就承了老板的好意,帶著安安進店吃了一頓。之后就一發不可收拾——2018年下半年,吃肉開始把出行的過程記錄下來,做成了“長安一條柴”美食探店視頻。

長安一條柴的特色,除了街頭美食探訪的色香味,還有一臉“蠢萌”的安安。但是,餐飲是個格外注重衛生安全的行業,帶著狗狗入內就餐免不了遭受白眼。一般情況下,吃肉選擇測評餐廳,都會提前與店家溝通,在征得店家同意之后才會帶安安入內,并拿專用的寵物碗投喂篩選處理過的食物。

若是店家不允許放安安下來,吃肉就這么全程背著安安就餐。如果足夠幸運,碰到允許安安入座的店家,吃肉也會先在座位上墊上寵物坐墊,離開時還不忘用粘毛器把安安坐過的地方打掃干凈。

在外遵守規矩,在家吃肉也很注重安安的健康。在今年2月發布的一則視頻中,吃肉細致地給安安做清潔,最后還不忘給安安刷牙。視頻中的安安掙扎著拒絕,吃肉還是強行打開它的嘴巴,一邊心疼一邊清理。

這個情形,像極了安安去寵物店潔牙,打了麻醉的它動彈不得,吃肉心疼得宛若一個愛女心切的老父親。

另一則視頻中,吃肉說安安不怎么合群,無法很好地融入到其他狗狗中。于是,柴犬咖啡館誕生了,這樣一來可以訓練安安與其他伙伴共處的能力;另一方面,除了做探店視頻,吃肉也有了新的事業可做。

安安改變了吃肉的軌跡,一人一犬成了相互陪伴的“摯友”。安安也是“長安一條柴”的靈魂,成為西安本地高辨識度的“網紅犬”,它哪天掉隊了,“長安一條柴”或許就不再成立。

帶犬出行:讓舌尖游走,讓視角開闊

進入短視頻領域之前,吃肉是個有些閉塞的海歸派;入行之后,吃肉成了徹頭徹尾的西安街頭美食探測儀,視角隨之開闊。

“有國外生活經歷的你,為什么會選擇做西安本地的美食探店up主?”面對這樣的疑問,吃肉解釋到,首先作為西安人,感覺西安還有很多隱藏的美食沒被發掘,希望更多人品嘗到這些美食;再者說,他并非專業的美食評鑒出身,工業化凝重的形式并非擅長項,或許街頭游走的美食搜尋形式更適合自己。

吃肉是個很宅的人,用他的話來形容自己:“我會選擇去做一個電競選手,幾天幾夜不出門,有吃有喝。”他的眼神里隱約藏著一股反叛和固執,以至于,你不走近他或者與他交談,很難發現,然而這股勁正在悄然瓦解。

既然是做西安街頭的美食測評,自然是免不了高頻率地出行、搜尋各類隱藏在城市各處的小店。今天的他,可以為了測評一家30年的小推車油炸饃,驅車行駛200公里。他幾乎不刻意抹去對可口食物的喜愛,狼吐虎咽之后的杯盤狼藉、嘴角留下的食物殘渣、對著鏡頭豎起拇指毫不吝嗇地贊美。

總結起這樣的變化,有兩件事情,讓他忍不住拿出來“炫耀”。

第一件,來自粉絲的“大膽跨越”。吃肉說,一些經常關注的粉絲,了解他之前是個名副其實的“宅男”,看了他的測評,來到西安之后,會去他測評的地方打卡,并留下:“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”之類的評論。吃肉很開心,走出來對這些人來講或許就是一個機遇!

第二件,來自許多老店和老師傅對食物的誠意。許多出品不漂亮卻口味過硬的老店,到飯點去看反而人滿為患,既然是這樣,吃肉問他們為什么不擴大經營或者加重營銷?這些人的回答樸實又倔強:“做100個人的生意已經富足,為何要做1000人的?更何況,庫存就這么多,三四點鐘就賣完了,七八點來的人怎么辦?”

走出去,吃到美食的同時,收集了許多不同視角的思想,這讓吃肉感到很充實。鏡頭前,“長安一條柴”通過豐富多樣的美食測評,讓粉絲感受到美食的力量;鏡頭后,“長安一條柴”歷經市井氣息的滋養,內心漸漸豐盈起來。

入駐A站這件事,會遲到但不會缺席

剛開始做視頻,長安一條柴是“廣撒網”模式,幾乎能想到的平臺都入駐。直覺告訴吃肉,“一人一犬”的美食呈現形式一定會有市場,現實卻是粉絲上升速度令人焦心,“在互聯網上,自己用心做的事被人罵倒不可怕,沒有人關注、沒有人看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。”吃肉偶爾也犯嘀咕。

堅持了八個月,A站的猴子發現了這個畫風清奇的探店組合,邀請長安一條柴成為AcFun簽約UP主,并從行業視角、拍攝節奏、封面以及文字呈現等方向給了吃肉專業建議,把他從只關注自己喜歡的小店和品類的誤區中解救出來。

2019年,吃肉還主動走訪了成都,向花花與三貓等UP主學習如何經營好“長安一條柴”和線下的柴犬咖啡館。

而后的視頻,你能感受到視頻播放量的跨越,幾千上升到幾萬,幾萬再到十幾萬,彈幕中互動的小伙伴也多了起來。“好香”、“看吃肉吃,瞬間就有食欲了”、“這家店在哪?”…….諸如此類的評論,一浪高過一浪。入駐A站不到兩年時間,長安一條柴發布了128條視頻,收獲了近39萬粉絲的喜愛。

談到A站和猴子們,吃肉問,“我能說一件特丟臉的事兒嗎?”

原來吃肉有一間實體店,因為疫情期間狀態不是很好,夜深時他萌生了放棄的想法。那個時間點并沒有能聯系到的人,他就以朋友的身份與A站的猴子聊天。猴子聽了吃肉的煩惱,不僅安慰并鼓勵他堅持下去,還主動提出愿意以私人的立場給予吃肉幫助:“雖然我沒有很多錢,但我的工資和今年的年終獎,全部都可以拿給你用!”

簡單的一句話,在那樣的時刻卻很有力量。而吃肉還分享了年初他生病住院,站內粉絲給予他的感動。當A站的粉絲得知他生病時,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關心吃肉的狀況,有的人問何時能痊愈,有的人喊盡快拍視頻給他們,甚至還有個小朋友跑過來說:“叔叔,你要早點好起來!”

吃肉略帶驕傲的說:“之前我就覺得A站很硬核,現在這種感觸只增不減!她經歷了那么多,我一度擔心她挺不過來,不過從站內氛圍到我們這些持續產出內容的UP主,凝結在一起,A站的未來沒有理由不好!”

十幾年前,作為一個看客瀏覽A站,現在作為一位UP主建設A站,吃肉說這是必然:“做長安一條柴就像圓夢,對于真正有所熱愛、有所堅持的人而言,加入A站這件事,會遲到但不會缺席。”

評論

    評論加載中
?
五分彩都是骗局吗